一本非典型诗集《抱剑》为啥会被盗版?

当你在自己朋友圈晒出新买好书,却被留言告知这是盗版,这场面确实有点尴尬。读者张先生很纳闷:“为啥一本诗集也会有盗版?而且新书才出版不到三个月……”在这个诗歌已是非主流的年代,盗印诗集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有作家无奈而评却一语道破:盗版更是侧面证实了作品的生命力和传播力相当旺盛。

某平台买回两本盗版书

张先生在朋友圈看到好友、资深媒体人鲍剑的诗集《抱剑》出版,于是让同事帮忙代购,同事在某平台上看到原定价68元的新书折后仅40元左右,立刻下单买了两本,结果收到新书,张先生傻眼了!原版书是硬质书封精装版,彩色夹页,厚实却质轻,而买回来的这两本书,完全是“简装”,“硬皮封面变软皮,印刷模糊得像翻拍,不但没有彩印,字迹都是斜的,诗歌每行都是左高右低。”张先生找该平台客服“理论”,对方却很肯定表示是正版。张先生和在朋友圈发图“被尴尬”的赵女士一起把此事反映给华商报记者。

华商报记者在该平台上搜索,看到十多个商家链接在售不同版本的《抱剑》,有的明确表示正版,也有含糊不明,价格只有原书的三分之一。记者于是买了两本价位中等的该诗集,显示卖家寄出地址来自广州番禺。书到之后发现和张先生的情况雷同,属低劣的翻印盗版。咨询店家,客服依然坚持是正版。

出品人听到书被盗版很惊讶

据悉,最近出版社也陆续收到该书盗版的信息,有些读者甚至是拿着盗版书请作者签名时才发现是盗版。华商报记者联系到这本诗集的出版方果麦文化路金波。“听到被盗版我很惊讶。诗集作为图书市场的一个比较小的品类,尤其是活着的诗人,诗集原本是不好卖的。所以《抱剑》被盗版可能两个原因,第一这本诗作优美,书本装帧也很美;第二是该书自上市以来‘茁壮生长’,卖得好就会被盗版商盯上。”路金波说:“《抱剑》这本书实际上更像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哲思录,非常有深度,文字也特别优美,作品风格独特,可以说是一本非典型诗集,我们正是非常看中它的这种价值,所以才选择出版的。”据悉,接下来出版方将和某平台进行沟通,要求图书下架,店铺给出解释,以保护作者的合法权益。

这是一本怎样的诗集?

私域流量带火一本诗集的经典案例

《抱剑》一书自2020年年末开始被热议和传播,但它能连登当当新书畅销榜前十、朋友圈晒书成潮,甚至被盗版,可见其市场喜爱度和盈利能力,这本非典型性诗集有何魔力?

《抱剑》一书大约三个月前出版,作者是资深媒体人鲍剑。最早在朋友圈流传,很多人在晒书的同时,开始发布读到这本诗集后的感悟。但随着朋友圈的快速传播,更多非作者友人开始借用诗句表达情绪,甚至形成现象,从晒书封,变成了晒自己和书的合影、秀读诗的语音、发感悟小文。

《抱剑》:出自媒体人仗剑的侠义精神

《抱剑》一书作者鲍剑为知名媒体人,书名叫《抱剑》取自于他的笔名“抱剑先生”。鲍剑曾在报业担当总编辑,并以微信朋友圈为基础成立了“麦田”系列微信群,后多达近百个分支群,至今仍是活跃在各地。而写作的习惯早已是经年累积,其诗作也是早有流传,2015年,当时鲍剑在出差的飞机上,即兴在航空公司的清洁袋上写过一首诗歌:“我要走半个世纪才能明白距离的含义……”对诗的热忱可见,即使在缺纸少墨的情况下也不能阻挡诗歌的表达。而后,这首诗的归宿也成就一段佳话:写在纸袋上的诗歌在麦田社群拍照流传,全国各地的朋友们在社群通过非正式拍卖的方式,以99.99万元的拍卖价格支持公益,成就了“麦田人”的公益之心、之行,出自媒体人仗剑的侠义精神也引起了文化圈的一时轰动。

知名媒体人何刚说:“他说,一个人一直有自己的态度和坚守,就像地火一样,你可能看不见他的燃烧,事实上,他一直在燃烧。这是一代媒体人在时间加速时代的独立思考和坚定选择。虽然不再是一个仗剑的年代,但是抱剑在手冷眼旁观,比起无条件扔剑认怂,也是极为难得的。其中意味,想必也无须多言了。”类于此的句子,以及读诗音频,一时间,将大家联动起来。仿佛已经许久未做的事,突然因为一本诗集,达成彼此在朋友圈的“交流集”。这本诗集在朋友圈依靠强大的社交属性成为诸多精英阅读的案头热读,又成为微信朋友圈中自我情绪的借用表达,作为著名出版人,路金波怎么看待和理解这种无意营销、却成最热营销的传播模式呢?

路金波说:“以前图书依靠渠道销售,书店、网络书店……其实都是公域流量,但在移动互联网,尤其是5G发达之后,互联网很多人拥有了私域流量,相对而言,其实私域流量是销售书籍更有效率的方式,鲍剑老师因为本身就有很强的人格魅力,所以它成了私域流量带火一本书的经典案例。”

平静的表达:5年岁月里,以诗歌为记

《抱剑》第一版确定印刷量时,曾有出版行业达人好心建议“诗集作品印刷一两千册足够送朋友了”,可是此书刚上市即“秒光”,不过半月即需再版。在出版业遇冷、名家诗集也发行小量的阅读大环境下,《抱剑》却以三次加印再版,蝉联当当“新书畅销热榜”三个月、文学类排名第七位的战绩,甚至被多家盗版,不可不视为“诗歌的一场礼遇”。这非常规的现象级的事件,仅是诗歌的胜利吗?可以说它也是基于诗人独特深沉的日记式表达。

作者鲍剑说:“在2015年至2020年之间,我写了300多首诗,选了近200首出了这本书。这个时间段,世界和中国在经历剧变,我们个人的世界也在随之跌宕,我依然保持了独立思考的习惯,并借用了诗体这种表达方式。”

读者吴女士读完《抱剑》后,摘抄了自己喜欢的诗句发布在朋友圈,并这样说:“我并不认识鲍剑,但我却感觉他了解我,因为鲍剑的诗句可以借用来表达我自己。我最羡慕和珍视的是他坚持在5年岁月里,以诗歌为记的深沉表达。我们可以有很多网红词汇来表达,但貌若轻盈实则深沉的思考,给了我们表达自己的句子和支撑点。”

“现代商业社会在运用逻辑、竞争机制的洪流里似乎把人塑造成生产、消费的机器,让人越来越紧张,心灵却越来越干枯。甚至自己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也要隐藏,怕被看到坦承的内心。在调侃的氛围里我们不好意思说严肃,在满是浮光掠影里我们羞于说热爱。这时,这种以诗歌发言的艺术表达就尤其具备了无与伦比的价值。我非常感动鲍剑把诗歌带到我的生活中,让我们在世界上活得不必那么干枯无聊;也帮助我们理解人生的复杂与丰富,在世事浮沉中,有力量去理解去坚持去承担我们自己的人生。”吴女士的这段留言代表了许多阅读者的心声。

“丰沛的意向,犀利的文字,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如此惊艳,直抵人心。”而太白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霁虹女士给出自己的评价。

这是一个需要诗歌表达的时代,就像著名诗人阎志在2020年的中国诗歌会上所讲,诗歌既不能阻挡病毒的传播,也不能拯救受折磨的人们,但是诗歌能引起人们的反思、唤起人们对希望的期盼。正如在这本诗集出版后,鲍剑说:其实文化未必能够救赎这个时代缺席的灵魂,当下能做的,或许是梁漱溟大师所说的处理好三种关系,即人和自然、人和他人,人和自己。自己和自己友好相处无比重要,然后我们和他人友好相处,星空,阳光,大地,雨露,树叶,与一切自然和物种友好相处,做好朋友。也是基于这样的思考,在《抱剑》这本诗集中,便有了这样的诗句“美好的事物,都是相依为命的。”

治愈的力量:《抱剑》是一本精神札记

《抱剑》的支撑点仅仅是一本诗集吗?有人说,这是“治愈之书”。“读后,有被涤荡而沉静的力量牵引,有被光芒沐浴又被利剑穿透的疗愈感,有走进宇宙又回望蝼蚁的般若。”如读者孙海涛这般,许多读者阅后都有“治愈”与“修复”之感。而对于此鲍剑说:简而言之,这本书,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一种疗伤和自愈的文字,是一本精神札记。

同为文学爱好者的资深心理咨询师田景秀在阅读后,这样对华商报记者解读这种“治愈现象”:“诗歌,是一门掘内心的艺术,诗歌的创作往往伴随着痛苦,越是高产的诗人可能越不快乐,当他停下笔的时候,可能已得到解脱,作为读者,当我读完这首诗,似乎痛苦已减轻了一半。首先鲍剑的诗毫无吝惜地挖掘着自己的内心,精神是拥有强大能动性的,能帮助人找到生命的意义、拼搏的勇气,特别是在遭受挫折的时候,诗歌可以记录悲伤、感动等各类情绪,形成一种无形强大的力量。再者,他的诗不是空洞的呻吟,而是饱含思考。”

对作者鲍剑而言,《抱剑》并不是一本纯文学意义上的诗集。“写诗是记录自己精神世界的动荡,受难,解脱,再平衡。也是我和时代的相互映射。”从《抱剑》之中,读者可以感受到,简单的生活中往往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平静的内核通常孕育笃定坚韧的生命,无论温情还是犷放,内敛还是无羁,总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触动内心深处敏感而又温热的情怀。

对话:用诗歌治愈自己

华商报:被盗版商盯上,是不是说明这本书将有望成为一本畅销书?

鲍剑:据出版界评估,它具备了一些畅销书的特质,有一些迹象和特征。这个是市场说了算。

华商报:有读者分析这本书引发了这场社会学现象,认为后续发展已经不拘泥于诗歌,您怎么看待这种观感?

鲍剑:我心中,一直没把它仅仅当作一本诗集来看待,我也没有真正进入过诗歌的圈子。它更像是个人精神史的记录,所以我赞同读者的理解,这更像是一本社会学式的沉思录。

但为什么写成一本诗集?因为我希望借用诗歌这个载体,把想了很久的话和精神世界的想法表达出来。而诗歌是神性的,它是从直觉体系中出来的语言,废话最少。此外,我对于著作等身不感兴趣,我们还是应该有点自知之明,不要最终留下的是一堆精神杂草。

华商报:有读者在看过书之后,感受到了精神上的治愈,这是您的创作初衷吗?

鲍剑:我特别想记录一个人精神世界上的这种疗伤、治愈的过程,能够通过一种模式传导出去,我们行走在这个江湖和复杂世界,除非你失去了知觉力,否则都会留下伤痕,这不会是一个人的伤痕,这是这本书产生共鸣和感应的根本所在,也许一代人都需要疗伤和自愈。我们究竟如何认识自己,然后学会跟自己相处?也许诗的呢喃具有无可替代的魅力,我觉得诗歌是很锋利、很新锐的东西,有时候甚至是寒光闪闪的。

华商报:治愈的标准是什么?

鲍剑:梁漱溟老先生说,人一辈子要解决三个关系:先要解决人跟物之间的关系,接下来要解决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最后一定要解决人和自己内心的关系。这三个关系就是治愈你自己的药。很多人处理不好前两个关系,而最后一种关系处理的可能更糟糕。认识自己其实是一个哲学命题,我希望深刻的描写我和我相处的方式。所以这本诗集一定是非典型,是非常规的,它想表达的是一种普适的社会心理现象。

我希望能引起看书的人强烈的感应,让他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伤口,至少让他发现自己的伤口还敞开,让他找到一些力量。让他感受到同伴的力量。

华商报:我们看到您的读者有很大一部分不是写诗的人,甚至不太懂诗,为什么会在朋友圈这个熟人社会圈层赢得这么多的关注?

鲍剑:这本书的受众主流应该是中年,因为年龄太小还来不及经历很多,而中年的精英圈层被吸引,并不首先因为它是诗歌,而是因为我们是好友,他们首先是带着信任和好感打开这本书,读了后很多人特别买了这本书送给身边好友或公司管理团队,因为读的过程中,他产生了感应和共鸣,我说的话他明白,我的伤也是他的伤,有的人是埋得太久,甚至以为不存在,但怎么可能不存在?我们的潜意识下面隐藏的是一粒沙和一个沙漠之间的关系,这个诗歌如果说有力量,因为它是用非典型的方式诞生,第一次出现是在长江商学院换届大会上,全国各地好几百人都收到这本书,这次的传播产生了巨大的感染式传播……

熟人社会圈层是个社会学的概念,是在互联网时代的最强链接,只要这个人认可你,那么基于强烈的信任就会帮你来传播,产生了一个无形的网络,会形成病毒性的传播,而且很强大。它和我们传统媒体的传播方式不一样,因为它强连接和强相关性,很直接,不需要犹豫,而是直接信任传播,这本书非典型的现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一开始按照诗歌的印量出版社一般就是1000册,但事实现在已经第三次加印了。

华商报:朋友圈流出很多您的读者、朋友在各种场合读这本书的视频,很多人的评价觉得您是一位智者,您怎么看?

鲍剑:这个不敢当,只能说努力把独立思考作为习惯。否则时间长了你会直觉钝化、情感钝化,蒙上厚厚的尘土,那真的太不堪了。你自己要怎么活,不要稀里糊涂,你要很清楚,这是很难的,但其实你做到后,可能第一个阶段很痛苦,但是随后会很舒服。你不要总是怒气冲冲面对这个世界,要和这个世界友好相处。别自己找麻烦。

所以不论是什么评价,不论指责还是夸赞,我都愉快地接受,很多人不觉得自己是有伤痕的,你可以管好一个小我也很好。

我坚信,人格和道德和来自你精神世界的力量是最持久的,所以你要是找到这个力量,那你就是高傲的。

华商报记者 刘慧 王宝红